谢奥菲勒与夏威夷渊源深 高尔夫梦想始于父亲车祸

谢奥菲勒闯出一番天地
谢奥菲勒闯出一番天地

北京时间1月8日,下结论说赞德-谢奥菲勒(Xander Schauffele)走过了漫长的道路……关键看你从什么角度去阐述。

18个月前,谢奥菲勒在美巡赛上打了18场,结果一半场次,他都遭遇淘汰。可是艾林山(Erin Hills)第一次参加美国公开赛便获得并列第五,圣地亚哥25岁选手从此在高尔夫冉冉升起的新星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上个星期天,谢奥菲勒取得第四场美巡胜利。当时他直接击球进洞射下两头老鹰,差一点再三、再四切球进洞再抓老鹰,最终拿下两个关键性的小鸟,于哨兵冠军赛打出62杆,低于标准杆11杆。他追平了卡帕鲁瓦种植园球场纪录,并创造了冠军最后一轮最低杆数,以及18洞最大逆转杆数纪录(5杆)。

跟随去年秋天的汇丰冠军赛,赛季第二胜将他的世界排名送到了第六位。

“这是你梦寐以求的东西,”谢奥菲勒在领先1杆击败倒霉的加里-伍德兰德之后说,“实际做到,感觉真是了不起。我预见自己能做到,可是现在坐在这里谈论实在难以相信。”

颁奖仪式上观礼的人包括亚历克斯-中岛(Alex Nakajima),卡帕鲁瓦度假村的总经理。他的视野肯定长过18个月。

他初见谢奥菲勒的时候,后者还是一个拿不稳球杆的小孩。那是1994年,当时亚历克斯-中岛在考瓦伊岛(Kauai)王子镇球场(Princeville)担任助理教练。而俱乐部刚刚聘请了斯蒂凡-谢奥菲勒(Stefan Schauffele)担任助理。后者从来没有拿到PGA证书,可是他对高尔夫的了解足够多,并且将热情与坚决传递给了儿子。

谢奥菲勒与父亲谢奥菲勒与父亲

“相当棒,” 斯蒂凡谈及他在考瓦伊岛的短暂时光,以及星期天过来看卡帕鲁瓦扣人心弦赛事的朋友们时说。

谢奥菲勒只专心处理眼前的一杆,并不关心别的事情,因此并没有太在意过去18个月他取得的巨大进步,又或者8岁的时候,除非他能自己背包,否则爸爸不让他打高尔夫。

与此同时,他并不太愿意将自己放入高尔夫最优秀青年的行列。

他是著名的高中2011级成员——其中包括乔丹-斯皮思、贾斯汀-托马斯和丹尼尔-伯格尔。斯皮思和托马斯都已经登上过世界第一位,并赢过大满贯。那肯定是谢奥菲勒希望做到的事情。

可即便提到他处于这一年级,他也回应说:“听上去怪怪的。”

在其四站胜利之中,他在2017年绿蔷薇精英赛中克服3杆劣势;在巡回锦标赛中追上2杆差距,打败贾斯汀-托马斯。而后上海举行的世锦赛-汇丰冠军赛,他弥补3杆劣势,卡帕鲁瓦的冠军赛他扭转了5杆差距。

现在,他在世界排名上只落后25岁选手布赖森-德尚博1位,后者也拥有4场美巡赛胜利。而他领先24岁选手琼-拉姆1位,后者拥有2场美巡赛胜利,3场欧巡赛胜利。

“我仍旧感觉自己是一个小人物,”他说,“我感觉直到你达到世界第一位,你始终都在追赶之中。像布赖森(-德尚博)和贾斯汀(-托马斯)这样的选手才是大牌。JT已经拥有了好几年的辉煌成绩,而布鲁克斯(-科普卡)一直在翱翔。他们不断在前方插旗子,激励我去追赶,我感觉我一直都在这么做。”

当谢奥菲勒通过延长赛,在选拔赛中拿到2017年美国公开赛最后一张入场券的时候,有人预见到会是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吗?

“我并不感到吃惊,”作为谢奥菲勒的唯一教练,爸爸斯蒂凡说,“我希望他能在第一年取胜,然后从那里起步。世界排名前50位是一个目标,而现在他进步的速度加快了一些。如果你在他的身边的话,你很容易发现这一点的。”

年轻的时候,斯蒂凡获邀与德国国家队一起训练十项全能。当时他正努力成为撑杆跳高的顶尖选手,不想在前往训练中心的路上被一名醉酒司机撞倒,左眼失去了视力。

他同时失去了参与心爱活动的机会:滑雪、跳水、举重,以及凡是给他眼睛制造压力的运动。当他搬到圣地亚哥的时候,他最终住在了一家高尔夫球场旁。不久之后他便被这项运动迷上了,因为小球不会移动。

接着,他完全沉醉其中。他在夏威夷过了两年时间,后来返回圣地亚哥。在那里,他与儿子一起参与这项运动。

2017年,谢奥菲勒当选为美巡赛年度最佳新人,父亲对此不能更骄傲了。

“梦想实现了——他的,还有我的,”父亲那一年说,“我们拥有同样的梦想——要尽量在你的体育项目中攀登高峰,由于车祸事故,我失去了机会,因此我从来没有达到过。并不是后悔,而是事实。作为父亲能看到儿子飞升,那是相当奇妙的。”

下一个问题是他能走多远。就现在来看,谢奥菲勒仍旧在上升,追赶旗帜。

(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