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羽球国家队危机暂时解除 部分球员重返国家队

丹麦羽球国家队危机暂时解除 部分球员重返国家队
丹麦羽球国家队危机暂时解除 部分球员重返国家队

丹麦羽毛球球员和丹麦羽协达成协议。这也意味着丹麦羽毛球的巨大危机得以避免。

丹麦羽协和该国最好的羽毛球运动员已就新的国家队协议达成一致目标。这一消息得到了丹麦羽协的证实,虽然这一协议的达成超出了原定的截止日期(1月25日),但这个协议最终还是得到了各方的批准,并得意被宣布。

这意味着原本离开国家队的球员现在可以重返国家队训练。更重要的是,今年,他们可以代表丹麦参加国际比赛,如欧洲团体锦标赛、苏迪曼杯以及世锦赛。

如果没有达成协议,丹麦羽毛球队将不得不临时组建一个队伍去参加诸如欧洲团体锦标赛这样的大赛,这项比赛将在今年2月份举行。

在各方达成协议之前,TV 2 SPORT的羽毛球专家吉姆-劳格森强调了这项协议的重要性。

首先,谈判将对丹麦羽毛球的未来以及几十年来夺取大赛奖牌的可能性产生决定性影响。如果现役这批球员退出国家队,那像欧洲锦标赛,苏迪曼杯和个人世界锦标赛等大赛丹麦将不再是奖牌争夺者,这将是丹麦羽毛球的黑色时间。

原计划双方在1月25日星期五上午10点之前达成协议。然而,根据TV 2 SPORT的信息,截止日期被推迟,因为当时的谈判非常紧张。

在此之前,两个星期过去了,两个阵营几乎保持沉默互不让步。 唯一的消息是,丹麦女单排世界排名最高的布里希菲尔特已经接受了丹麦羽协的协议,这意味着她可以回到国家队的训练基地训练。

安赛龙协议的状态未知

丹麦羽协和球员现在只差签署协议文件,但是,有一件事仍然不确定。到目前为止,安赛龙与丹麦羽协的协议并未达成。2017年世锦赛冠军从未将他自己的商业权益交由球员协会去和丹麦羽协进行谈判。

男双选手鲍伊和安赛龙的情况相同,他也不打算交出自己的赞助权益。鲍伊已经将自己的训练基地转移到了国外,所以新的协议并不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

根据TV 2 SPORT的消息,到目前为止,谈判中的两个巨大障碍是球员的商业权利以及球员的自主参赛权。

1:商业权益

一些丹麦球员与Yonex和Forza达成了协议,而丹麦国家队与Victor签订了合同。这也是矛盾主要的源头。

丹麦羽协希望球员能统一身穿国家队赞助商队服参加比赛,而像安赛龙这样有个人赞助的球员则希望在参加世界大赛诸如欧锦赛、世锦赛、奥运会时身穿国家队队服,但在一些亚洲比赛中(赞助商yy所属地日本公开赛),则可以身穿自己代言的比赛服。

2:决定参赛的权利

每年,丹麦球员和国家队都会坐下来计划新赛季球员必须参加的比赛。毫无疑问,最好的球员当然会参加最大型的比赛以及国家队管理层同意的大型锦标赛。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谁应该在决定比赛日程的权利中拥有最终决定权。随着羽毛球运动的普及,参加世界各地的俱乐部比赛(主要是亚洲)的球员也变得更具吸引力。

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意味着他们无法在国家训练中心为比赛进行集训。因此,丹麦羽毛球队将拥有最后决定权,决定球员是否可以参加诸如印度羽超联赛这样的俱乐部比赛。这触犯到了很多球员的权益,遭到了球员的抵触。

(Eden)